女性个性解放后,将走向何方?

      男性对于情色电影的关注,有一种异样的不可明言的情节。情色电影或是小说,给予观影或阅读者一种禁忌的突破。原本幻想中或未曾幻想过的人物、事件、情节,都一一发生,可以使读者产生身临其境的满足感。在某种程度上,情色电影释放了我们的情色天性,也引导我们走向情色的更深处。

      日本作家渡边淳一的小说,往往聚焦于中年夫妇的出轨与性爱。在他的笔下,早已失去感情的夫妇,转而向外在的其他人寻求温暖和依存。其中,作为出轨方的女性,往往得到在过去无法得到的性的解放,她们重新认识了性,也由此更加害怕性。著名的《失乐园》,便以殉情自杀来宣告性爱的终结。其他的小说,比如《爱的流刑地》,以女方的被杀结束;《一片雪》则以双方的不再见宣告结束。总而言之,在性的解放之后,如何对待性,成为女性的一大难题。


      对于男性而言,似乎更加关注另一个问题:性解放了的女性,终将走向何方?

      很多情色电影做过探讨。国内的电影,比如《颐和园》《花》,都曾有过暗示,但毕竟不是主旨。日本则有早期的《花与蛇》系列,但多处于异性的强制。《O娘的故事》属于女性自我解放的高峰之作,但仍是在男性主导之下的解放,三个结局也让我们对于O究竟走向何处保持怀疑的态度。作为续集的《上海异人娼馆》则直接回避了这个问题。另一部值得称道的电影是《反基督者》,女性的邪恶解放最终引起男性的扑杀,算是最为极端的一种个例。

      《亨利与琼》,又被译为《情迷六月花》。从艺术效果上,自然是后者居上。作为一部传记性电影,如果我们愿意忽略其历史背景和传记特色,我们会发现,这其实也是一部讲述女人性解放将走向何方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作为劳伦斯的研究者,阿娜伊丝的自由的性意识由一系列的日本浮世绘画作引发,由对劳伦斯作品的解读而发展。虽然我没有读过劳伦斯,但其对色情的描写,对女性解放的论述,仍曾经由各种途径传递到我的印象之中。在小说之外,劳伦斯也还曾创作女性裸体画作,并撰写相关研究文章。劳伦斯的小说无疑将引发女性对于自身的好奇,与对性的渴望。

      在电影的最开始,阿娜伊丝总是以好奇的眼神关注周边的男性,她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,而在电影结束之前的狂欢夜中,她与丈夫深入妓院,仍以旁观的身份观察百合大法。无疑,阿娜伊丝是一个认真好学的性的观察者,这也使她开始向著对性的实践而发展。在认识了亨利·米勒和他的妻子琼之后,在当晚与丈夫缠绵之际,她幻想自己正在与琼交欢。在琼离去之前,她与琼相吻,坦白宣称自己也希望能够像琼一下,经历她所曾经历的性爱狂欢。整部电影,似乎都是阿娜伊丝在实践自己所希望经历的性与爱的过程。她与亨利的性爱与纠缠,对与表哥做爱的幻想,狂欢之夜被丈夫“强奸”的欢愉,在妓院中观察女性的心动,历历都在实践著她对性的实践。

      毫无疑问,如果女性愿意开放自己的性,那么她们将顺著这条道路一直走下去。有人称之为放荡,有人赞之为解放,我们更愿意如阿娜伊丝一般,作为一个旁观者,去探究她们终将走向何处。

      为什么人们会关注禁忌的话题,也许是因为人们对于禁忌,往往有一种畏惧感与破坏欲。而对禁忌的突破,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实践,因此,对于敢于突破禁忌的前行者,我们或报以敬意,或有畏惧、唾弃感。阿娜伊丝所突破的禁忌,在于婚外对情色的追寻,她固然爱著自己的丈夫,但又更愿意去追寻性和爱。在第一次与亨利交欢之后,她说,雨果(阿娜伊丝的丈夫)的比你更大,但你的尺寸正合适。其实无不在隐性表现著她对于性爱的态度:我有一个好的,但我还想要更多。

      对禁忌的突破,使得阿娜伊丝并不在乎世俗的眼光,她固然要隐瞒丈夫,但除了丈夫之外,她的仆女,她的表哥,仍然知晓他们的故事。而当琼终于回来,矛盾最终爆发。我们不知道她与亨利之后的真实故事,也并不知道这些究竟出于真实还是她的幻想。她总喜欢在丈夫熟睡之际,写下自己的幻想,她总在幻想在喧嚣狂欢的屏幕之后,与男人放纵性爱。她享受性,也享受爱。她愿意与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经历各种事情,也愿意观察他们所经历的事情。也许,在阿娜伊丝那裡,真实与幻想并无明显的分界线。最为重要的是,在这个过程中,她认识到了自己,她享受了性与爱。

换妻观点 2020-08-20 15:51:42 通过 网页 浏览(113)

共有0条评论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