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以言讳本性

      在中国,对情色的公开讨论,还是比较禁忌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事实上,传统的道德观念,一方面固然在转变,但面对著外来思想的侵入,传统道德又在借势重新生起。国人对于情色的态度,一方面固然在转变,但另一方面,又每每处于纠结挣扎之中。我们幸而生活在这个时代,我们也不幸竟生在这个时代。

      其实情色并不是外来的产物,本国的情色艺术,诸如春宫图册、房内术、工艺品,在今日往往都被授予高价,在往日也是增添房内乐趣的必备物。研究中国房内的荷兰汉学家高罗佩就曾质疑,中国如此开明的房内观念,何曾见到消极打压?他在《中国古代房内考》的自序中写到:外界认为古代中国人性习俗堕落反常的流俗之见是完全错误的。……古代的中国人确实没有理由要掩盖其性生活。他们的房中秘书清楚地表明,从一夫多妻制的标准看,总的来说,他们的性行为是健康和正常的。

      高罗佩的错误在于,他只看到了文献,而没有注意到文献背后所隐藏的真实的历史。用学术界过去比较通行的大传统与小传统的说法,他只看到被保留下来的大传统,而未曾注意到被历史遮掩的小传统。真正的世俗的、民间的对于性或情色的看法,远不止他所描述的那般。即是是他所看到的文献,又何曾超出于床笫之外,而在更大范围的圈子中流行呢?古代固然有通家之好,但如明代世情小说那般描述的各种现象,实在也是难以想象会是普遍的现象。


      霭理士所著的《性心理学》,国内的译本由潘光旦先生翻译,潘氏更在霭理士的原文之外,更加注释,引申到中国,诸如对于同性恋、人与兽的介绍,每每令人大开眼界。但此类也往往出于小说家言,可爱而不可信。

      事实上,对于性与情色的态度,今日的中国与过去的中国,始终是有大的不同。依照某些文献去复原,是一件吃力而不讨好的事情。如果我们愿意将历史暂时搁置在一旁,而将视线转移到与性和情色相关的艺术领域,我们会发现,艺术,实际上爲我们开启了另一扇伟大之门。

      对于情色的接触,大概始于大学阶段。在此之前,仅对异性有过寥寥的所知。在情色压抑的中国,两性关系的不正常化无疑会造成许多的悲剧。以前有人曾尝试做过一个调查,儿童时期接触情色与性,实际上不在少数,但儿童时期的遭际,往往成为日后的一种羞耻,成为被压抑在内心深处而不可与人言的“私密”。艺术给予我们更大的开阔空间,但也往往引人步入歧途。我庆幸自己未曾在儿童时期遭受何种磨难,而又能有知己相伴,但世人多艰,每每引人悲歎。我想写下自己对于一些情色电影的观感,顺便聊聊自己的态度,虽不期于世何补,但也算略述祭怀。

      关于情色与色情的区别,他人论述已多,亦不打算多谈。所选电影,未必是他人心中的经典,亦或许嗤之以鼻,然于我心有所触动,即可言见。

换妻观点 2020-08-20 15:55:42 通过 网页 浏览(525)

共有0条评论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