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身份的想像

      以前曾经设想过这样一个论题:每个女人内心深处都存在着想成为妓女的愿望。

      这话并无对女性的不尊重,大概也是情色小说或电影所带来的观感。最开始关注的是渡边淳一的小说,他以医生的身份进行写作,对于女性在性爱方面的发展空间有著深入的展示。但渡边的小说,所描写与论述的是真实的吗?还是说仅仅是一种文学创作的需要?无论如何,渡边的小说及由此翻拍的电影,都在告诉我们,女性在性爱上的发展空间之大,足以让任何男性羞愧不如。


      由此去引申的话,女性如何获取性爱所需要的快感呢?在渡边笔下的女性,基本都是以婚外情的形式来实现性爱的获取与进一步的探索,其前提也就是婚内感情的破裂与性爱的缺失。那么,何以能够在婚外情中重新获取性爱的快乐并发现自己身体的需求呢?究竟是所选择对象的努力还是婚外情这种形式所带来的刺激?渡边淳一已经过世,自然无法来解答这个问题。或许答案是多重的,交杂的,而身为男性的我们,也永不可获知女性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无论是如《O娘的故事》一般因被动而转为主动,还是《情迷六月花》中的阿娜伊丝主动出击,都象征着女性对于性爱的追寻,无论主动被动,在所有的情色小说与电影中,女性最终都曾陶醉于性爱之中。(自然,这也是情色电影所以吸引人的手段)那么,如上一篇所提出的问题,女性在性爱上究竟可以走多远呢?即使我们并不知道这个答案,我们还可以提出另一个问题:如果她们走得足够远,最远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  最远,大概就是开头所提出的那句话,也就是妓女了吧。

      古龙曾经写过,杀手和妓女,是这个世界上所存在的最为古老的行业。直到今天,这两个行业也未曾消失。而这两个行业又每每相互交织,比如古龙所写的《边城浪子》《流星·蝴蝶·剑》,都涉及到杀手与妓女的故事。在国外,妓女或许起源于对神的献身,而在中国,则是一种官方控制下的盈利行业,也同时是最为黑暗与悲惨的行业之一。作为被消费者的妓女,并无多少自由可言。多数妓女都是以被买卖性质而进入妓院,戴罪的官宦人家妻女也往往沦落教坊,过著悲惨的下半生。这种场合下的妓女,想必不会是女性的终极目标。但作为妓女,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,一双玉臂千人枕,半片朱唇万人尝,仍是不可辩驳的事实。著名妓女如苏小小、柳隐,又何尝未曾事多人。而每个人都是不同的,经历不同的人,也恰是一种人生体历。

      是与不是,都只是猜测。这种猜测往往是无端的,无端的,充斥著对于女性淫秽的想象。无论如何,我们暂且将此放置在一边,来看看情色电影中,女性对于妓女身份的想象。

      第一部电影是1967年的《白日美人》,第二部是1978年的《V的故事》。《白日美人》讲述一个美貌的人妻在白天外出爲妓的故事,无独有偶,《V的故事》也差不多,虽一开始不是去做妓女,但也有在半夜去电影院看黄片、与男人公开做爱,勾引不同男人的故事,最后也开始进入情色行业,与各类男人展开曼妙而又极具喜剧意味的故事。在影院被看管员打散之后,V行走在路上,以妓女的身份与一个男子在车里满足了未被发洩的欲望。她命令男子按照她的吩咐採取急攻猛进的举措,在后入式的高潮之后,得以宣洩。

      从表面上来看,我们似乎寻找不到女人要去做妓女的理由,或许情色片给予我们完美的补足。一方面,在正常情况下,男人在婚前已经尝试过女性,婚后也可以去妓院来获取额外的满足,而女人则多数没有这种权力和行爲。在女人一方看来,妓女既是应当被唾弃的,而也是值得羡慕的,因为她们与不同的男人做爱,也正因这点,她们同样值得羡慕。另一方面,在男人的想象中,女人总有一种被奴役的欲望,《白日美人》的最开始,便是女主人公想象中的被鞭打与被车夫强姦,而《V的故事》则以少女时代的V与男人偷情被母亲发现被怒斥为妓女(婊子)为开端。隐含的欲望如何得以宣洩,对于作为家庭主妇的女人来说,并没有多大的选择空间。或是偷情出轨,或是深闺自慰,而如《白日美人》《V的故事》一般直接选择妓女生涯,则是颇爲独特的事情。

      女人对于妓女的想象,究竟是出于女人原始的欲望,还是出自男性对女人的期待想象?对于男人来说,总期望妻子会是玉女与欲女的结合,在一定程度上,妓女的身份可以部分实现他们对女性的设定。而女性对于自身的想象与期待,则是男性所未能明确获知的。两部电影给予男性一种完美的情色想象,也部分宣告他们镜头下的女性,应当具备这种性格与期待想象。无论如何,情色电影所能给予我们的,总是高于现实。大概这也是我们执迷于情色之故。

换妻观点 2020-08-20 15:59:06 通过 网页 浏览(70)

共有0条评论!

发表评论